努尔哈赤的父祖是明朝的忠心附和者么?

天命三年(万历四十六年,1618年)正月,努尔哈赤昭告天地,在老城赫图阿拉对建州女真各族宣布:“吾意已决,今岁必征大明国!”。以前四月十三日,努尔哈赤以“七大恨”告天,首兵反明。

在这篇相等于战略总行员的“七大恨”檄文中,后六条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明朝对叶赫部的配相符与公正而打开,主要是凑字数而为之,内容也众有子虚。努尔哈赤真实撕心裂肺的理由只有第一条:“明无端首衅边陲,害吾祖父。”爷爷和老爹一切被明朝害物化,这个理由还不能么?不过,原形益像并异国那么浅易。

图/清实录中的“七大恨”

01、建州复振之后

从成化年间(1461)那次犁庭扫穴的军事抨击之后,建州女真的力量被明军直接拉矮了一个段位。大量的人口亏损让建州女真不得不暂时采取息养滋生的发展策略。被明朝斩首的反酋董山之子锡宝齐及其孙福满(1481-1542),先后袭任建州左卫女真首领。

在他们的带领下,建州女真转向内务建设,进入"居屋耕食,不专射猎"的时期,农业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。尤其是福满(努尔哈赤之曾祖)总揽时期,他率六子迁徙至赫图阿拉,并广修城池,逐渐以此为中央形成了安详的总揽区域。建州女真在这暂时期与明朝保持着较为安详的有关,《明宪宗实录》记载:“建州至今五、六十年无反侧者。”

02、勘平王杲之乱

从16世纪中期最先,建州女真右卫的王杲部兴首(董山堂兄弟李满住之后),再次从浑河流域向明朝边墙之内发行屡次的军事袭扰。从嘉靖三十六年(1557年)到万历二年(1574年),王杲不息二十余次进犯辽东边堡,杀掠边民,时称劫掠“无虚月”。王杲甚至勾结察哈尔的土蛮汗东西并举,对抚顺与辽阳造成了主要的军事胁迫。

图/建州女真王杲

公元1564年,李成梁调任险山参将(管辖边墙十三堡),采取展筑宽甸六堡,侨民实边之策招架王杲。万历二年(1574),李成梁蓄积力量之后兴师剿灭王杲。在这场平叛之战中,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与父亲塔克世发挥了主要作用。

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在战场上引导李成梁大军直捣王杲大营,厥功甚伟。《筹辽硕画》说:“叫场(按,在线留言觉昌安,努尔哈赤之祖父)、他失(按、塔克世)皆忠顺,为中国出力,先引王台(哈达部首领)拿送王杲。”能够说,努尔哈赤的父祖对明朝平息东北叛乱的过程中,坚定站在中央一侧而指斥行为远亲的王杲,是妥妥的明朝附和者。

图/觉昌安与其福晋

03、意表亡身

万历二年(公元1574年)王杲被杀后,其子阿台归附哈达部,不久在苏子河下游古勒城兴首。万历十年(1582年),阿台勾结北方女真部落南犯铁岭等地,边境大乱。次年二月,已经是辽东总兵的李成梁马上兴师响答,在尼堪表兰的引导下兵围阿台老营所在的古勒城(苏子河上游)。

然而,益巧不巧的是,努尔哈赤祖父觉昌稳定父亲塔克世此时正益在古勒城之中。综相符各方面史料来望,此次父子二人同样是明朝军队的向导,在大兵之前事先辈入城中。不过,此次两人便异国这么益的幸运了,在围城之战中,两人俱物化于兵火之中,为大明殉国而终。

图/早期女真文书

觉昌安、塔克世被杀后,明朝承认误杀之错,“遂以厂还,仍与敕书三十道,马三十匹”,又授给努尔哈赤建州左卫都指挥使之职,以示“抚慰”。努尔哈赤固然明面上批准了明朝的“道歉”,但心中早已埋下了怨恨的栽子。觉昌安、塔克世在任上的行为固然也有行使明朝力量发展自己部族的意图,但是总体上而言照样对明朝东北宗主的地位诚心附和,甚至支付了生命的代价。也正是这栽忠实,让努尔哈赤的怒气更添难以遏制。

图/努尔哈赤

稀奇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挑供新闻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posted on 2020-02-13  admin  阅读量:

最近更新

友情链接

版权信息

Powered by 舒兰市弱义建筑工程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